做大之后也会存在很多问题

2018-12-03 19:11:29 围观 : 146

  与民营企业家委员对话

   今年的两会已经接近尾声。

   12日下午,中华工商时报记者在全国政协工商联界别组住地约请部分民营企业家政协委员,进行圆桌对话,与他们共同分享了十多天以来的两会给民营企业家带来的最大的感受和感触。同时,对两会以来政协委员尤其是来自民营企业家的政协委员,所关注的共同话题,展开了交流。现将与企业家政协委员们对话的“头脑风暴”呈现给读者。

  

   ■傅军委员:民营企业必须主动适应新常态

   “在当前的经济形势下,我们民营企业要主动适应新常态。”在圆桌座谈中,全国政协委员、新华联集团董事局主席傅军说,这是他今年参加全国“两会”感触最多、最深的一件事。

   所谓新常态,首先是经济速度的变换,由过去7.5%下降到现在的7%。“经济速度适当降低对中国经济的发展有好处,今年两会这段时间,我对这一点认识得也更深刻。”傅军说。

   二是经济动力的转换,过去是以规模和速度取胜,现在必须以质量和效益取胜,这也要求我们民营企业必须以创新取胜,作为民营企业家委员,这次收获很大,对新常态有了更深的理解。另外就是结构的调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经济结构要调整,其实,不光整个国家的经济结构要调整,民营企业也要进行自我调整。

   民营企业如何适应新常态?傅军认为,首先最为紧要的就是要转型升级。"2015年我们企业的目标核心就是提质增效、转型升级。"

   提质增效、转型升级,首先要优化企业的业务结构,调整企业的发展战略。尤其是民营企业,在发展过程中,要适应国家的发展战略,然后做必要的业务调整。不过傅军坦言,"产能过剩是当前我国经济发展中存在的最大挑战,也是民营企业今后面临的最大难题,因此,我们要优化业务结构,要搞清楚哪些是国家鼓励的,哪些是产能过剩的业务。"

   其次,民营企业要加大研发和进一步创新,比如对新兴产业的战略部署。"我们今年做了一个重大决定,可能要与汉能就太阳能相关方面进行合作,预计投资55亿。"傅军认为,民营企业要在加大研发和创新方面下足功夫,加大对研发的投入,同时,实业家投资还要注重多元驱动的发展战略。"每年一定要拿出一部分的利润来进行股权投资和证券投资等其他风险性投资,我国在金融和投资方面具有巨大的发展空间,民营企业不要放弃这个机遇。"

   傅军坦言,"去年,我们55%的利润来自于风险投资,说句实话,实业的利润在不断下降。"他说,在今年的两会上,企业家们普遍感受到做实业的利润越来越薄,其中包括市场萎缩、人力成本增加等因素,预计2015年企业会更困难。

   "现在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市场在进一步萎缩,另外,产能过剩以及大宗商品价格的不断下跌对我们的影响很大,但我们要解决这个问题。"傅军提醒,不做实业也不行,如果都不做实业而是去搞投资,实体经济将会更难。

   傅军告诉记者,他对2015年中国经济最大的担心是市场会进一步萎缩,大宗商品价格还会持续下跌。同时还担忧"融资难"会继续恶化,人力成本还会上升,产能过剩压力骤增。"这些矛盾,在两三年是不可能调整完的。"

   此外,谈到大众创业、万众创业的话题时,傅军认为,整个中国经济面临下行压力,如何从困境中走出来,就需要更多的年轻人去创业、创新,只有千千万万中小微企业的奋起,中国经济未来的发展才会更有希望。"两会结束之后,我回去也要在体质增效方面下大功夫。"

   ■陈志列委员:全国必将掀起一股创业热潮

   "今年总理报告中提出大众创业和万众创新后,国务院马上出台了很多关于创客的政策,掀起了一股热潮。两会期间,记者在采访我时,说我是资深创客。这对我来说,是一个久违的感觉,仔细想想,也慢慢接受了这样一个定位。"在圆桌讨论会上,全国政协委员陈志列这样说道。

   "大家说我是资深创客,一下子拉近了我和创客之间的距离,我从1999年在深圳创业,白手起家,也是走的创业、创新这条路,所以很感慨。"

   在陈志列看来,创客整个中国产业链的影响将是深远的。结合自己的亲身经历,陈志列说:"我是长期从事高科技技术行业,这个行业和其他行业的不同,只有靠领先才能挣钱,所以要经常推出新产品,不断创新。"

   陈志列认为,中国民营企业、制造业、实业这两年遇到的最大问题可以用四个字概括,即"转型升级"。从国际经验来看,转型升级的动力不在企业内部。"我们去国外一些科技领先的公司调研,比如因特尔、IBM、微软、谷歌等,他们在发展到一定水平之后,都是依靠收购小公司来保持创新的速度,那么大的公司,体制内已经不再适合创新,他们通过把这些创新公司买进来,给自己输血。"

   而我们中国的制造业、民营企业、实业,长期以来习惯于走低端,习惯于做大销售额不顾利润,习惯于一个人做完其他人跟进,把蓝海变红海,这个是普遍现象。"创客的兴起,或将会带来革命。所谓创客说白了可能是一个人或者两个人而已,他们针对某个细分领域或某个细分市场的产品和技术做创新,不是要开一家公司或者卖一件产品,而是要把自己的技术卖掉。"陈志列举例说,以色列是创新国家,70%的公司是卖技术而不是卖产品。"这个非常适合85后的年轻人,这个群体非常有创意也很有创造力,并且追求个性。"

   因此,陈志列认为,国家应对这样的群体多给予政策扶持,社会舆论也应多给予支持。"他们未来一定是中国产业链转型升级的巨大动力,并且也是获取创新技术的人群。"

   此外,陈志列还就人民币升值问题从企业家的角度谈了自己的看法。"我曾经跟总书记说过,如果人民币升值到1:4.5,我的企业一定会比现在发展得更好,因为海外收购会更便宜,人力成本也会降低,现在我们专门在海外收购国外的研发团队。"

   "从我企业的角度而言,我希望人民币能够升值,这样,我们获取技术更为方便,能够更好的整合全球资源。"陈志列说。

   ■王伟委员:民营企业将迎来全新发展机遇期

   作为来自工商联界别的民营企业家,全国政协委员、兴伟公司董事长王伟在谈到今年两会的体会时说道,"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金融创新和金融改革是个重大突破,尤其是提出民营银行成熟一家批准一家。这对于整个民营企业来说都是一个利好,民营经济正面临一个很好的发展机遇期。"

   王伟说:"深化金融改革的提法非常好,比如其中谈到要大力发展互联网金融很受关注。"

   但是,通过去年一年的发展,互联网金融业暴露出很多问题,跑路、倒闭等事件频发。在这样的背景下,王伟呼吁,国家应对互联网金融行业要适度监管,但也要给予支持。他说,互联网金融是一种创新,创新就该有所包容,但必须有一个机制。

   王伟说,从国际市场经验来看,国外的互联网金融的创新机制相对成熟,但中国的互联网金融创新程度还不够,当前的现状是,中国的互联网金融多半只依靠抵押、担保等业务来发展,这种情况下,问题自然也会很多。

   "之所以互联网金融行业频繁出现跑路、倒闭等乱象,他们当中大部分人是创业者,有些刚刚创业就倒下了,可以说,整个行业鱼目混杂。"王伟说,有些创业者失败的原因是,他们懂得P2P模式,但不懂市场经济,不懂得风险控制。"这一点必须引起重视,整个行业里很多都是老百姓的钱,如果负面事件频繁发生,影响很大。"

   王伟认为,国家必须对互联网金融行业,尤其是P2P行业进行引导规范发展。"一个好的产业如果一直出现跑路、诈骗、倒闭等事件,我很担忧,整个产业会得不到健康发展,从而逐渐流产。"因此,建议国家要在互联网金融的规范管理上多思考,科学、合理地结合中国的实际情况制定相关政策,引导该行业的规范发展,既要适度监管也要给予支持。

   此外,谈到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大众创业和万众创新时,王伟说,这个提法很"接地气"。但还存在一些问题,其中,比较突出的是大众创业和万众创新要面临"融资难"问题。"这几天,我们工商联界别的几个委员在一起交流,也都谈到了这个话题。融资难问题仍然是制约民营企业发展的最大问题之一,不要说小微企业,就是我们这些大的民营企业也面临这方面的极大困难。"

   在王伟看来,创业需要国家给予引导。要汲取教训少走弯路,让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能够快速发展起来,成为未来中国经济的支柱。

   ■左宗申委员:市场有能力解决市场的问题

   "这十几天两会下来,我有一个感受,我认为政府的管理思路没有变。"在圆桌讨论上,全国政协委员、重庆宗申产业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左宗申一开口,便抛出了这样一个观点。他说,政府有政府的职能定位,管理的侧重点不一样,中国经济发展几十年,积累了很多问题,政府也想去解决好这些问题,也有责任管理好国家。

   但左宗申直言,政府介入市场很深,但很多问题根本解决不了。有很多问题,还是需要靠市场机制来调节、来平衡、来解决,市场自己有能力解决这些问题。

   "但目前的情况是,政府的惯性思维是不相信市场,尽管简政放权一直在说,尤其是这一届政府这方面的力度很大,但市场上仍然还有这方面的困难、问题、埋怨、意见,这说明还是落实得不到位。"左宗申结合自己的感受表示,实际上,政府一方面在放权,但一方面也还在收权。

   当前中国经济面对很多深层次问题,存在两难、多难的问题。在左宗申看来,经济放缓没有什么不好,也没有必要一直纠缠经济放缓这个问题。既想大刀阔斧的深入改革,又想经济不断上升,世上没有那么"两全"的事情,经济放缓来解决多年来我国积累下来的这些矛盾,这是一个很正常的逻辑关系。"不要陷入误区。"

   左宗申认为,如果要深化改革,经济就必须放缓速度,只要调整好,中国经济才能实现"螺旋式"上升,民营企业发展也是这样的规律。"企业发展到一定程度,做大之后也会存在很多问题,这个时候需要慢下来开始整顿,整顿时企业的发展速度自然会减缓。"

   不过左宗申强调,在经济增速下滑的大背景下,要想解决产能过剩、转型升级以及走出去等一系列问题,还是需要法治来支撑。这样下来,我们的"规矩"严重缺失,还有一些"规矩"执行得不好。"依法治国是为下一轮中国经济发展做好坚实的基础。"

   "依法治国太重要了。"在圆桌讨论中,左宗申不无感叹地表示。他说,比如过剩产能问题,国家首先要立法,在法律的框架下来定义到底什么是过剩,什么是不过剩。"再比如民营企业走出去,美国有对外投资法,我们国家现在提出一带一路,鼓励企业走出去发展,但如果没有法律作支撑,企业如何走出去?"

   除此之外,在反垄断方面,左宗申说,尽管当前有反垄断法,但这些法律的效果值得商榷。法律首要体现公平,比如大国企垄断,可当前这些法律是有针对性的,存在执法不公、区别对待等现象,很多方面面临法律缺失。"我有个亲身经历,我现在在搞通用航空,到处有机会,但一接触到实质,发现没有法律依据作为支撑,但从美国经验来看,他们有美国联邦航空法,其中就有通用航空法和民用航空法。只有有法律的支撑,在法律的框架下,我们民营企业才能更好地健康发展。"

   因此,左宗申认为,改革的首要任务就是要强化依法治国、有法可依。"这对当前中国来说,是一件非常紧迫的事情。作为民企来说,我们很关心依法治国这问题。"

   此外,左宗申还表达了这样一个观点。在他看来,中国的工业化进程只走了2/3,国家的工业化进程远没有完成。但是现在政府在引导去工业化,大力发展第三产业,这意味着第二产业已经没有太大的发展空间。"在美国的经济比重中,第三产业占比70%,我们现在的比例是50%,发展空间还有很大,这完全是一种误导。"

   左宗申说,美国输出的都是高科技、高附加值的东西,而我们现在多半是低端制造、产能过剩、污染环境高能耗等。我国工业化进程远远没有走完,但在当前各个政府都在喊大力发展第三产业这种背景下,实体经济应该如何发展。左宗申坦言,"实体经济就是制造业,当前,实体经济在微观层面很难受,但一些地方政府把热情转到第三产业,而不是制造业。"

   "一个国家的实体经济不好,股市再好也只是虚的。"针对当前股市的火爆,左宗申如是说。现在是楼市不好,资金全部涌入股市,大量资金的涌入对股市形成了短期刺激,但从长远来看,这就是泡沫,这是转移风险的一种方式。

   在左宗申看来,"融资难"和创业都是企业自己的问题。但国家如果去工业化,实体经济一定很难受。

   左宗申认为,当前不少民营企业老板都去"追捧"互联网金融,包括他自己。"我搞互联网金融,但是我绝对不会脱离实体,而是将这个行业和自己的实业串联起来,为我的实业服务。脱离了实业,一切都是虚的,否则,又在制造下一轮的泡沫。"